情感生活 1

【情感生活】文学改良刍议,讲道和文学在表达上的区别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就是文学都是以每个读者的思感运转方式为主要对象的一种文字运用技巧。而讲知识道理的文字就不一样了。道理是独立于任何一个人而存在的东西。它永远不会因为你的关系而做出任何的改变。不会因为你不喜欢而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不会因为你理解方式不一样而变成你容易理解的方式。就像一首由喇嘛写的现代诗一样“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对于道理也是一样的。你理解或者不理解,道理就在那里,不增不减。那些枯燥无味,干巴巴到极点的工具书或技术书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情感生活】文学改良刍议,讲道和文学在表达上的区别。散文的写作手法多种多样,写作形式自由,随意、灵活、用优美的语言,比较迅速地反映出作者生活的写照。通过对人和事的叙述和描绘、突出的反应出作者的心态,同时表现出作者的认识和感受,带有浓厚的抒情成分,字里行间充满饱满的感情。在人物和事件的发展变化过程中反映事物的本质,表现出作者的思想感情,具有强烈的抒情性。它或直抒胸臆,或触景生情,洋溢着浓烈的诗情画意,即使描写的是自然风物,也赋予了深刻的社会内容和思想感情。

六曰、不用典

【情感生活】文学改良刍议,讲道和文学在表达上的区别。说到这,其实要讲好道理,文学的描物是其重要的基础。要先学会描述一件事物的样子,才能在此基础上添加这个事物在不同时间的不同状态和其运动、其发展的形态。通过将无数不同的形态铺展在眼前,才能捕捉到其神。就像是一整篇书法的字,铺展在面前才能在整个篇幅当中捕捉到隐隐约约神。这像是刘慈欣的《三体》当中所描绘的四维时空的事物一样,有着各个时间段的形态在里面。而我们要捕捉的就是贯穿所有形态当中的一个神。所以这个神就牛逼了,完全是四维时间的东西啊。当然这个四维时空是《三体》里面所描述的时空。

散文语言优美凝练,富于文采。清新明丽,生动活泼,富于音乐动感,行文如涓涓流水,叮咚有声,如娓娓而谈,情真意切。所谓凝练,是说散文的语言简洁质朴,自然流畅,寥寥数语就可以描绘出生动的形象,勾勒出动人的场景,显示出深远的意境。散文力求写景如在眼前,写情沁人心脾。

情感生活 1

自古以来文字都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传承的主要纽带,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进步的主要基石。文字承载着人们的思感和知识经验,从而完成了从前人到今人的庞大知识经验的累积。正如我们所熟知的前苏联著名作家、政论家高尔基所言: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小时候每个教室都悬挂着名人的画像和他的名言警句。高尔基和他的这一句名言几乎陪伴了整整几代人的童年。文字书写得多了,文字的运用技巧也应运而生,也就有了文学。

【情感生活】文学改良刍议,讲道和文学在表达上的区别。散文的布局,不但要能把零散的材料组合成篇,做到线索清楚、散而不乱;而且要使线索的发展曲折变化,摇曳多姿、引人入胜。疏密有致:详略得当。所谓疏密有致,就是说在布局行文中,哪些应当粗略,哪些应当详细,要配置得当,不要平均用力。关键是要从表现主题出发,把详略处理地恰如其分。散文通常以直接的方式抒情,篇幅比较短小,讲究文采,力求做到准确生动、朴素优美、简洁潇洒,而又富于节奏感。用恰切的词语描绘事物的性质、状貌,恰到好处地抒情表意。准确是用语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求生动。朴素优美。朴素就是要求把文字写得朴实平易。朴素的语言,常是作者真情的自然流露。朴素,又不是粗糙,而是一种出于自然、工于匠心的美。

四曰,不作无病之呻吟

【情感生活】文学改良刍议,讲道和文学在表达上的区别。还有一个文学方面主要是通过一些特别的文字组合,创造出一种十分独特的表达方式,让人看了耳目一新的感觉。这种文学美主要是单纯的文字美。对于其承载的东西来说,手段并不是特别地高明。当然也有两方面结合的产物。这些东西在归类上难以撕扯开来,主要归类到前者当中。

选取典型材料。无论是重大题材,还是日常生活的题材,都需独具慧眼和匠心开拓其新意。要有独特感受。立意的新颖,关键在于作者对生活有独特的感受。这种感受,不是作者世界观的强贴和硬塞,而是对题材认识和开掘的结果。要倾注真实感情。出自肺腑的言语,才会新颖感人。

五曰、务去滥调套语

而对于讲述高层次的道理,文字就稍显吃力了。很多高层次的道理是讲不出来的,不要说文字,就是最简单的语言也无能为力。因为其涵盖的道理十分的广博。而语言文字的每个单词单字的含义就那么一点,十分的狭隘和细微。一旦讲述出来,那么道理只剩下万分之一都不到,要想完全地讲述出来无疑是需要十分巨大的篇幅,数以亿计的文字才能完成这个重任。我国古代的文言文会好一点,因为其每个字的含义很模糊很广袤,表达承载能力也很强大。但到了现代人的手里,大都把一些文字的字义翻译成我们容易理解的现代文字,单单在这个过程中已经丢失了不是一点两点了。再去理解文言文就更加的惨不忍睹了。

一篇散文的写作,往往是作者在生活中受某种事物的触动,心有所感,联想生发,然后构思成篇。触发物可能是一个人物,一件事情,一处场景,它往往是不完整的。联想的基本特点是:从眼前所见的“此物”,想到不在眼前的“彼物”,并通过对事物的外形特点和内在气质的描绘,或借助类比,或取其寓意,或以形传神,或虚实相生,表现一种深刻的思想含意。从具体的事物联想到深刻的道理。从自然景物联想到社会生活。从历史、过去的回顾联想到现实生活。

胡适(今日白话)说:我主张的八条文学改良方案中,这条最容易受到朋友攻击,同时这条最容易被人误会,我所说的“典”有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典(详见胡适原文论述),可用也可不用,狭义的典是不能用的。狭义的典指的是文人自己不能遣词造句来描写事物,借用不实或者不全的典,用来蒙混过关,这才是我说的“用典”。

文学之美,让心情舒畅,情绪安和。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文学主要就是以文字来描述事物,述说心情。而事物的描述终归是要回归到情感和思想上面的,因为人的本质是一组意识,而思想和情感是其特征,就如同一个人的样貌、习惯和喜好一样,很容易为他人所识别。文字既然不能带给人物质的享受,那么其主要承载和传递的只能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文学只要承载着个人情感的体验和思想的历程,除文学以外的文字承载的是知识道理。

写好一篇散文,首先要学会选题,其实散文的题材很广泛、把自己的所见所闻,用灵活生动的笔法表现出来、力求篇幅短小、情文并茂,把看似简单的东西淋淋尽致的表达出来。散文的写法一般以第一人称进行文字推演,写自己的山水游记、传记。注重文理和美感。是一种声情并茂的文学样式。特点是通过对现实生活中某些片断或生活事件的描述,表达作者的观点、感情,并揭示其社会意义,它可以在真人真事的基础上加工创造,不一定具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而是着重于表现作者对生活的感受,

我认为:文学应以人为本,无论是文学的语言和内容,都应该具有人性化,白话文通俗易懂,能让大多数人接受,文学的繁荣来源于大众文化,生涩难懂的文言文已经失去了民心,很多人无法理解文言文,毕竟是几千年前历史的产物,文言文可以成为古董,让那些喜欢文言文和怀旧的人去研究,当代文学要以白话文为基础,才能使文学得到更好的发展。

讲道理的文章必须得这么读。就像是中国画一样,一般都是描绘事物的比较少的一些主要形体特征,来捕捉到它的虚幻的神。书法也是一样,多在捕捉它的神,而不在乎形体之间的歪曲不协调。毕竟是形散而神出。所以毛笔笔画多变笔路宽广和文言文的含义模糊字义广博一样都是古人用来捕捉那些比较虚幻的道理或者神的工具。

散文鉴赏,构思精巧、富有意境含蓄,一个字、一句话、一个细节、一缕情丝,乃至一景一物,都能准确把握文章的立意。结构是文章的骨架,线索是文章的脉络,二者是紧密联系的。抓住线索,便可对作品的思路了然于胸,不仅有助于体现作者的写作意图,而且也是作者谋篇布局的本领,透过散文的“形散”的表象达到其传神的精髓,遵循作者的思路,分析文章的立意。线索通常有以事物的形象为线索,以感情的发展为线索,以时间顺序为线索,以空间顺序为线索,以人物活动为线索,以事理为线索几种。

胡适(今日白话)说:情感是文学的灵魂,思想是文学的脑筋,文学就算用词华丽,没有灵魂和脑筋,也是没有灵魂和脑筋的“美人”,真挚的情感和高远的思想才是真正的文学。

往事不堪回首,我好像知道了一直以来我的作文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得过高分。很多时候,明明脑子里想的东西形象而具体,美好而真实。但当我重新看一遍自己所描述出来的文字,不仅少得可怜而且苍白无力。更惨的是因为描绘的东西太大而东描一点西描一点。写出来的东西杂乱无章。太让人失望了。我一直习惯于以这种讲道理的方式去描绘一些事物表达一些情感。主要是想让我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像道理一样更加完整地呈现在别人眼前,结果却是更加地残缺和丑陋。整篇文章让人看来,空留一地的残肢、毛发。不堪回首啊。

文字的创作、在于作者的审美观,把锁定的对象以优美的句子表现出来,成为文学艺术中的一种体裁形式。它是随着文学发展不断的演变过程。通常以记叙或抒情为主。

七曰,不讲对仗

高层次的文学能更好地表达作者的情感和思想,并且让人读起来很舒服。读者自身的情感很容易受到触动,看文章的字里行间都充斥着浓浓的情感。就好像看杨绛老人的《我们仨》。里面没有多么华丽的辞藻,没有多么美妙的修辞,但是却让人读得很入迷,心境很安详。字里行间的情感肆意流淌淌,浓郁得就像是要滴出水来。浓而不腻,就像一泓清泉顺着小溪宁静地流淌,却能让人感受如汪洋般澎湃的力量。

联想要选择新的角度。作者要通过对事物的细致观察,摄其特点,触发新的联想。“横看成岭侧成峰”,即使对同一事物,也能从自己的生活感受出发,选择新的角度。精心布局,一般来说,写人记事的散文,尤其是记叙一人一事的散文,多以时间空间的变化或事件的发展为线索来安排篇章;记游性的散文,也多用这种方式。另一种结构方式,则以思想感情为线,组合关联材料。散而不乱,即所谓“形散而神不散”。所谓“散”,就是要撒得开,即取材广泛,笔法灵活;所谓“不乱”,就是要收得拢,即主题集中。不管题材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笔法纵横驰骋、挥洒自如,都紧紧围绕一个主题。“散文虽‘散’而不乱,全靠思想把那一切材料统一起来,用一根思想的线串起生活的珍珠,珍珠才不会遍地滚乱,这才成其为整齐的珠串。

一曰,须言之有物

所以讲道理的人做文章,一般都是把道理的皮毛描绘出来,有时候就是东一处西一处的稍显杂乱,并不会像文学那样层次分明,行文流畅,让人读起来很舒服。有时候想到多一点的方向也会加进文章当中,这样就更加地混乱了。这本不是作者要表达的主要东西,所以乱一点也没关系。作者志不在此,所以这是正常的现象。而要读这些文章必须要深入地思考一下。因为作者写的每个点都是相当于一个引子,供读者自己去把思维延伸出去从而触碰到作者真正所要表达的虚而大的道理。所有东西都只是一个引子,读了思维延伸出去了,就应该把它暂时抛弃掉,而与其他的思维交汇在道理那里,得其精要。每一个点就像是一道门户,让你推开门去看,而不是让你直接看这个门。就像《参同契》里有言:“开示后昆,露见枝条,隐藏本根。”“定录此文,字约易思,事省不繁,披列其条,核实可观,分两有数,因而相循,故为乱辞,孔窍其门,智者审思,用意参焉。”人加后面说的东西都仅仅是真正道理的细枝末节,一句话就是一个孔窍。这些东西本身没什么可看的,没必要抓着不放。

一篇优秀的散文,首先要感情真挚,语言生动,运用象征和比拟的手法,把思想寓于形象之中,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可读性。它是感悟的参透,思想的升华,理念的凝聚,睿智的结晶。它以包容的心态,穿透人生社会,寄寓于人生百态家长里短,闪现在思维领域万千景观。
高明的作者,善于抓住哲理闪光的瞬间,形诸笔墨,写就内涵丰厚、耐人寻味的美文。时常涵咏这类美文,自然能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启迪和熏陶,洗礼和升华,这种内化作用无疑是巨大的。散文以种种形象来参与人生经历最真切的诠释,给我们一种透过现象深入本质、揭示事物的底蕴、观念具有震撼性的审美效果。散文所体现出作者的思维方式,蕴藏着作者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文化积淀。

胡适(今日白话)说:文学是随着时代不断变迁的,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文学,周秦有周秦的文学,汉魏有汉魏的文学,唐宋元明有有唐宋元明的文学。这不是我个人的论断,是文明进化的公理。今日的中国,应该创造今日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