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话题 1

两性话题:当我在写千字文的时候我在写神马,日更文210天有感杂谈

乱曰:行书三五万,下笔每千言。闲时仔细观,诸篇皆空谈。—俺是尾大难调、想不好怎样结尾胡乱编首诗应付的昏割线

1、自制力、执行力微微有所提升,如果按百分制,以前打分是20,现在达到30了。

总之,在写了一段时间读书笔记,翻着TXT文库找以前读过合适写读书笔记的书来写读书笔记的日纸后,看看记录写了有两三个月,小一百篇之后吧。终于,终于到了两个多月之后,这货最擅长的东东开始冒头,或者说,传说中的吐槽开始了,于是由此往后,打从元旦的<<不要急,待我一家家吃来>>表明立场后,一篇篇吐槽,一坨坨口水便扑面而来,让人躲都躲不开,当然,作者自己美其名曰思考心得,思绪碎片,思想漫笔,比如这货跑个步要说一说,做个深蹲,不管动作标准不标准也要讲一讲,春节看春晚时看什么书要说一说,春节期间放炮竹的比去年少了也要讲一讲,还能联系一把宏观经济,吃个烂早餐便能写上一大篇,看一群人抽红包抽的不亦乐乎,也要写一篇,话费换了个手机要写一篇,换了新手机买了电池、手机壳神马的全靠某宝一站搞定了,也要写一篇。刚歌颂完电商的好处了,看见实体商场倒闭了,又要写一篇。找出个陈年旧事的广告杯,做杯子的厂家都不在了,拿杯子种上东西,然后写一篇,被困在电梯里了,好容易脱了困自然更要写一篇。当然,经济、时事,现在已经是一个谁都敢说的问题,不管你是不是专家学者,懂的不懂的,都敢讲上两句,比如这货有关中国制造的唱空文有六七篇之多。从小灌饼到大形势,从电饭煲到马桶盖,那真是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写不出的。就这样想啥写啥,有嘛喷嘛,外带各种读书心得笔记的二米饭一般东北乱炖状的写了半年之后,俺惊奇的发现,原来,俺都写了20万字了。原来,俺的文字水平是如此之惨,原来,俺从前写的这么烂,比如最开始写的那些所谓文章真是不忍去看。原来,好吧,估计再过半年回头看现在这些东东也是一样的惨法,这个可以鸡汤的说自己是进步了。就好像一名差生参加百分制的考试,从前考个位数,现在考到两位数了,你能说人家没进步么,从前考10几分,现在考到从前分数的一倍,能得30几分了,你能说人家不进步么。

当然,谁也不是生活在真空罐子里,要不那来这许多可写的东西,写文的江湖原本就风险叵测,写的多了,也难免被卷在里面,湿了半只脚--趾头。对于这个问题,个人对自己的写文标准是,永远当成没有一个人看文,永远当成有无数人看文。写文原本就是自家事,主观精神就是:吐自己的槽,爱说啥说啥去吧,千万不能为那些不相干的人左右哇。就当自己是,原本一直是/在自说自话,不必管外面秋冬春夏,当然这只指写文,衣物还是要随时添减哒。那么那位说你不还说什么要当做有无数人看文的么,擦汗个,实话说,起先儿写写文的时候,有不少时候不知道如何描述事件经过,想不出如何转折,如何结尾,如何表达出自己想说的意思,第N次感慨说,这是一个多年以写文为职的人呢,你能相信么,当然令人足够欣慰的是俺还远不是最差的,前几天还听一位从事编辑工作的师兄吐槽说他家记者的稿件都是每天从新浪财经扒的,忍不住深刻鄙视之,并顺便说一句:你们就不能去看看网易财经、凤凰财经么?(非植入,但上述两家如果要给俺钱的话俺也没嘛意见哒)当然,本着“无他,手熟”的宇宙通用定律,写的多了,行文日渐顺畅,吐槽也越发欢快起来,文章似一早便存在脑子里面,俺只需当个打字员,各种花样敲键盘既可。所以俺曾多次在21日养成文中表示过,写文这小一年,俺工作上取得的最大进展就是打字快多了,只可惜而今没有打字员这个工种了。打字快了,也算装备升级了吧,虽然现在日更文的主流是千字文,但个人一向要求自己不能以千字以标准,要如行云流水,行所当行,止所当止,书尽其事。绝不能只写个三百五百字的糊弄事。在写文上可以骗别人,不能骗自己。虽然这年月做实的总输于玩虚的,花功夫下力气的结果大多然并卵,但整天在外面应酬完还要关起门来自己把自己骗这事未免太过悲惨,一定要努力避免再避免。好在虽然时间过半,任务过半,但想写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篇,口水连天的吐也吐不完,很多人遇到的所谓写的多了以后没有什么新鲜事可写了这事儿目前在俺身上是从未遇到过。当然也可能说那话的都是男生来的,他们不八卦么,可要写东西就得有双善于探索发现的眼睛不是,这点上女生比男生可强了真不止一点半点,生生超出一射之远。当然,这个世界是相对公平的,如果女生们肯把凑在一起八卦的时间用在干正事上,男生早就成了职场上的弱势群体了,脑洞再大一点,再如果女生们肯把化妆打扮的时间用在看书学习上,那么应该早就无敌于天下,重现母系氏族社会的荣光啰。好啦,好啦,说回写文吧---俺是补吃过脑残片的昏割线,不信你看文学史上N多著名作家都挺神经质的,不神经质怎么写出深入内心的作品来呦。

3、俺的初心,最早的功利性目的,提高写稿水平方面,由领导对俺的呵斥频率、主题、内容、时长等从旁验证,好像没嘛提升,尤其负面的是,俺似乎在从事了200余篇,22余万字的写作后发现,俺最能喷的是那种嬉笑轻嘲的那种文字,但个人水平又远无法胜任当前大有前途的段子手工作,却又用事实证明俺对于日常工作中那种正经官样文章的写作水平的确是不行不行不行。擦汗,真相总是严酷的,还不如不知道来的好。

其实,一开始写文的时候,俺是很专一的,专一到写了一百多篇的读书笔记。个人的所谓天天写博,自然干的也是件辛苦自知的事呵,好在从一开始个人就对自身的懒惰性和拖延症有着清醒的认识,用白话文讲就没抱着这货能坚持的下去的信心,看着网上各种一天一本书的各种在前的珠玉,于是便跟风从读书笔记写起,这一写起,自然便遇到各种问题,当然,例如把之前一个月半个月看过的书拿来写心得真不算违规动作。为写篇笔记打开自家的TXT文库细细翻读,诸一思索写那本才好都不算丢人吧。内容与形式有时也并非兼容并包、相辅相成的,比如说,你如果要执意坚持一日一文这个形式,那么从内容上讲,看一本滥书写一篇笔记的速度比之细读一本好书并写篇不太露怯且还算过的去的笔记的时间要短的多的多,而且也敢写的多。因为一本好书总是要反复品读,再三思量后才能下笔评鉴,稍有失言便令人汗流满面。但是批评起一本滥书来你就丝毫不会有这种敬畏感,总之是什么话都敢抡,什么二都敢犯的赶脚哪。

那些有关中国制造的吐槽:这个专题么,这个专题真是,咳咳,万幸最近没什么更新了,话说打从俺完成了每天写篇读书笔记到每天写篇文的转变后,什么身边事、心中想统统都写上,于是情人节和好姐妹聚会看到大街上一堆一堆的年轻人卖一堆一堆的廉价玫瑰,来一发。春节发现放鞭炮的人少了也要来一发,各种自说自话,简直有如经济学家们拿着女人的裙长、口红销量分析经济景气指数一样,极不要脸的说,俺这个也是YY着以一叶落断天下寒,以小笔管窥世间万千。可是事实是世界精彩万千,天天更新无限,什么时候打开社会新闻版都惊见狗血一片,现实永远比各种影视剧热闹,每天都有各种万万想不到,所以俺不是社会的书记员,俺这个只是庶民的家用账而已罢了。

6、世界大不同这点真的是现实最教育俺的,有无数这样活生生的栗子,凑在一起足够做好几大锅黄焖栗子鸡!!那揍是:很多很多篇俺自己觉得文字也佳,笔法也妙,真刀真枪老卖力气了的有观点有想法有理论有实据的数千字长文,俺当时看,过后看,当天瞧,隔日观都各种欢喜,各种满意,觉着文笔各种给力的文呐,各处投稿的结果都是各种被拒!!好吧,这是因为俺经师不到,学艺不高,水平太滥,文笔有限,可是小编你出来下俺绝对不骂你的说,为嘛,为嘛俺的一些游戏之作,胡写着玩儿的东东,居然会加精上首页被推荐神马的,这世界太混乱啦!!简直是罗刹海市的既视版呐,这充分说明个人的欣赏水平和普罗大众是多么多么不同!真让人分分钟哭晕在键盘边的节奏哇。

虽然平常和别人谈天时总能做到侃侃而谈,立喷万言,有时还常觉得自己自有创见,大言不惭曰,把俺的话记下来就是篇好文章呐神马的,但真到提手敲字的时候,好吧,还是经常性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由此平常身为旁观者的时候也努力让自己少点抱怨和牢骚了,因为这世间很多事情都是事非经过不知难,站一边说闲话提意见找缺点真是世间最容易的事情,可是等你自己上去试试,试试你就知道个中辛苦了。

战国杂录:这个,咳咳,这个的确是新开辟的,无他,其中收录内容实在找不到那个专栏可以收录了。所以只好在已经有很多专栏的情况下再添一家。这个所谓专栏的产生完全是一种过激反应,做为一个比较感性的小女生,实在是抗不住日复一日的抗日神剧和抗战教育了,好在视频网站足够给力,于是《转动历史的时刻》就成了每天的观看主题。虽然栏中小文都是个人所思所感,级别往大了说也就是个沟渠,河伯见汪洋而兴叹,俺这个看看玉渊潭的照片就要拜伏于地了,好在万幸俺写的东东没啥人看,不至遗害太远。

只是让人心有所感,你说看了三十多年的书,就落下这么一个自动纠错功能,真让人要去双手双脚紧紧拥抱“读书无用论”袅。

起这个题目就算是向大师致敬,虽然个人所谓的创作路数和大师完全不走同一路径。

我的文集(都是吐槽,只是吐的内容各异罢了):

总结到现在已经三千余字,诗三百,一言思无邪,那么你写了这许多又怎么样呢,答案是肯定的:然并卵啊。从现实的功利角度说,俺写文以来,不但没有分分钟受到各种肯定,走上人生巅峰神马的,连个土坡都没爬上去过。如果实事求是的说,俺还刚在职场上受了把重大打击呢,用事实证明了实干总是负于空谈,这个世界主要靠脸这一物质不变定律。所以说,事实证明,鸡汤就是鸡汤,只配下面煮馄饨,一上桌就歇了,沦为配菜角色那是妥妥的,神马,你说川菜经典--开水白菜,那是要经过多少折腾的你造嘛?神马,你说写文章也是这样的,要九蒸九晒久经锻炼才能出成果,好吧,山人我继续去洞中修炼了,争取下一个210天再见。

两性话题:当我在写千字文的时候我在写神马,日更文210天有感杂谈。当然,话说的虽堂皇,但俺其实是在把自家这半年来每日所做的所谓文章集体复制搬迁到简书上时才发现,我擦,原来自家已经喷了这许多口水的哇。而且还是不同类型不同内容不同风格的东东,真是各种颜色各种字体都占全了。虽然水平都是清一色的低,内里都是大一统的差,但“大有大的难处”—-王熙凤语,俺这文章也差的那叫一个品种不同,风格各异哒。

,把生活中那些有关社会变迁、时代发展、电商进步的事例记下来也是应有之意了。其实文章里面的事情很多人预计大多都遇见过,只不过专门记下来还要加以解说估计也就只有话痨如我这般的观察家才会来得。比如微信支付,比如个人信息被无良商家拿去刷单,比如实体店与生鲜电商,个人自以为都是薅住时代脖领子的好文章咧,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只有个人是这么认为的。

两性话题 1

不光是工作上,在日常的生活中总结也是件很有必要的事情。经常性和阶段性的总结都能令人保持清醒,随时明确自己进步或退步到了何种程度。

两性话题:当我在写千字文的时候我在写神马,日更文210天有感杂谈。再来,便是虚荣心作祟的问题了。也有过文章上首页推荐的狂欢,但转眼发现,厄,怎么自家辛辛苦苦写的洪篇巨范没啥人看,随手涂抹的短篇倒是被荐被赞连连。一身兼具“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二者。也曾经一见博客上有新动态便激动万分,无论留言、收藏、加好友,但事实上到今天就没收到过神马有质量的评论留言,倒是各种出书的,推广的广告居多,于是每天一打开页面都是怀着“世路如今已惯,看有啥新诈骗”的淡然,以爱咋的咋的的心态理智客观看待各种灌水去了。

两性话题:当我在写千字文的时候我在写神马,日更文210天有感杂谈。可是,可是,不管学科上有多大不同,很多东东到最后都会发现他们是殊途同归的,比如说做面包,网上能搜到很多大师不藏私配方,人家都已经把用料、步骤,甚至所谓的小窍门、注意事项,清清楚楚告诉你了,但你为什么还是做不好?这就是所谓技术、手艺、经验的差别啊,很多时间就是那样,你没修炼到那个程度,有秘芨给你你也炼不成高手。要不你看为毛法国那个可颂大赛,硬性规定大家要用同一个配方呢。同理,读书写文章也是一样,做面包做蛋糕也是一样,还有那啥那啥那啥,做好的法门无他:手熟!最终结果就算做不好也不会太差,至多是由非常差变成比较差,或者由很差变成不太好而已。当然,要做到手熟的大前提还有一个兴趣做动力,比如个人宁可于在各种艰苦的环境下写文,也不愿在各种舒适的条件下打牌,宁可于在没有任何好处的情况下码字,也不愿做有无数前辈示范过大有收获的陪酒工作,当然是和领导、同事们喝酒、聊天、唱K嗬啰,你想哪去了,同学?

两性话题:当我在写千字文的时候我在写神马,日更文210天有感杂谈。生活记录塈段子元素:到现在为止这个专栏真是文章第二多的所在咳,目前有55篇,而且会不断发展,预计未来便如印度人口总数超越我国一般,成为文章总量第一大栏喽。无他,因为把日子过成段子一向是个人对生活的基本看法并始终实地积极践行之,所以这些记录下生活中诸般杂事的专栏也是日常各种段子的出处。把生活过成段子,在段子中生活,JUST
DO
IT。当然,做为一篇篇话痨写就的文章,吐槽自是必不可少。所以,在个人的不懈努力下,现在吐槽和段子已经基本合二为一袅。这也从另一凸显出写文章这事儿的一大特性,它能帮助你认清自己,虽然事实多数时候是以比较残忍的方式出现,比如说俺按鍵写文是在个人创作稿件被领导训教多次后为了提高自己的创作水平才来练笔的,但写来写去的结果就是发现自己根本不适合写那种浓浓党报范儿风格的宏篇大作,俺最擅长的,适合的,写着快手、顺手的,就是那种吐槽文呐,泪奔个,看来神马范长江、吴玉章一类的大奖是此生无望啊(众:同志,醒醒!来先把药吃了)。认清事实的残忍后还要面对严酷的现实,这是件多么令人悲伤的事。

5、俺从小时候5、6岁时看拼音读物算起,到现在也看了有30多年的闲书了,可以说这些年来从来没有间断过阅读,而且还成功的给同事、朋友、亲戚们一个爱读书的错觉。就是这样,俺写的文章到现在也是非常极其没法看,这个结论是妥妥的有事实为依据的。那么多看了这许多年书有毛的用的,毛也没有喔,倒是开启了一个附属功能,就是俺现在看书也好,听书也罢,一遇到错别字、语法错误,用词失误的情况就特别敏感,尤其是看书的时候,感觉那个错别字好像就加粗加斜了一般,会自己从字里行间跳出来,窃以为这就是所谓的语感,当然,这个功能也没能让俺成为一个校对或者小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