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话题 2

两性话题:忠于自己内心,2017年终总结

或是遇到一个人,我们正好都爱着彼此。不论生活如何,我们都将一起面对,一起笑看人世繁华,直至天荒地老。

2017年就这样庸庸碌碌的过去了,给自己60分,勉强及格的一年。明年,嗯……得多看几本书,上面那本得看完,备忘录中记载着采铜的《精进》,至少达到六本,平均两个月看一本书,毕竟我不太喜欢看书。打算多画一些画,自己平时极少出门,这像是我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我开始怀疑自己老了,走出去挤在人群之中的时候常常感到极度的烦躁不安。

两性话题 1

有人问我是不是要求太高?否则不会这般大了,还不曾成家。有人问我是不是心理有病?害怕结婚?否则不会这般年纪,还成天不着急。我无言以对,说了也不会有人理解。我只是不想随便找个人凑合过日子罢了!

街道上的树已经亮起了绚丽夺目的彩灯,我仿佛已经闻到圣诞节的气息。这种气息也在提示着我又到年末了,年终总结是每年十二月必做的作业。

我想,无论到了何种年纪,都希望能够遵从本心,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好好照顾他一生,陪伴他到白发苍苍。

无戒365训练营

于是我就在努力和不努力这之间徘徊,我不知道我的意志力是否能打败我的懒惰,我的世界越来越趋近于安稳的平和,偶尔抽风一般的努力几下子。

就如他的签名一般,“最简单的事,才是最难的。”

两性话题:忠于自己内心,2017年终总结。或许是因为之前有过一线工作的经历,故感觉现在的生活尤为美好。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我从来不觉得痛苦。

2017年1月2日我从北京风尘仆仆的赶回自己的城市。因为公司催着我尽快入职,五号便去上工,那天穿得非常邋遢,背着一个老旧的帆布书包,套着一双淘宝上五十块的雪地靴,以及九块九一顶的粗线针织帽还是男士的,一副资深“程序员”的打扮哈哈!这里不是黑程序,这副装扮穿梭在帝都毫无违和感是不是!在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谁还能穿出什么美感来?!入职的第一天就开始分配任务,作为一个“零基础”跨行业的新人从职能岗跳到技术岗,既兴奋又紧张我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公司的技术核心是从魔都退居二线的三位合伙人,也是这个行业的泰斗级人物,我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撒谎制造相关的工作经验,电话面试的时候我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们我没有从事过相关工作,否则我想我会很尴尬的!

两性话题:忠于自己内心,2017年终总结。如若,硬是要我和我不爱的男人在一起,我会分分钟想要逃离,连触碰都觉得恶心,更别提照顾、陪伴、爱。

两性话题:忠于自己内心,2017年终总结。对于工作,我很满意。因为我能够理解,工作没有容易的。一个企业请你来,是为了让你在自己的岗位上实现效能最大化,为企业创收入提供你的力量。所以,我便是干一行,爱一行。

两性话题:忠于自己内心,2017年终总结。年初时候计划要看的书,只看完了两本本叫做《中华百年经典散文》里面只得二十一篇短篇散文,其次把春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看完了,那几乎是一口气看完的,很喜欢作者细腻的文风,它让我的浮躁暂且得以平静。最近在看这本克里希的《生命之书》,老实说这本书让我有点怀疑人生了!也开始质疑自己的价值观,但它也让我内心平静,并开始深入的思考一些问题,比如思考我为什么总是懒惰,思考我的快乐和不快乐,并如何解决这些问题。2016年倒是读了好几本印象深刻的书,《平凡的世界》是伴随着我走过在北京的那段艰苦岁月的,还有一本《了凡四训》开启了我对佛文化的信仰。我几乎从来不看技术方面的书,看书这件事于我不过是为了充实一下内心世界罢了。

相爱的人会分手吗?答案是会的,就如别人所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想无论历经多久,我的内心还是纯真如初。即便是一个人,也会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不困于心,不乱于情,不念过去,不畏未来。如此,甚好。

两性话题 2

心里很难过,我真的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不想和一个不爱的人凑合过日子相处一辈子,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结婚。

亦舒的小说《喜宝》里有这样一段话: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爱,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钱,我想要很多很多的健康。我想这便是我的人生态度。在我眼中,婚姻通常是有两种。

刚进去的很长几个月自己都在拼命努力,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周末也常常加班。也许是担心自己站不住脚吧,总是很焦虑,总感觉自己做的不够好。什么时候开始放松和懈怠的呢,应该是半年后的第一次升级…慢慢的开始尝试享受生活,逛街啦看电影啦约会啦,去学习烹饪烘培的乐趣,去体会恋人紧握着自己的手奔跑过马路时的心跳,亦或是攀爬在几乎垂直的岩壁上的刺激。享受生活还有谁不会呢?只是那颗心从此再也不愿埋头苦干,有个声音一直在脑海里播放,在小城市里你现在已经过得很好了呀,跟在北京比起这才是生活,在北京那只能算是活着。日子可以就这样重复下去,自己的身价依然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增加的……于是下半年再没有加过一次班,除了周末要求来公司加班。

就如张爱玲所说的,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对于生活,我很满意。所以不愿意将就一个和我搭伙过日子的人,整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

下半年的时候报了个素描培训班,画了大概八九张几何素描就搁浅在那里了,因为画得不好常常被老师批评,那种心情真是糟糕透了,所以很长时间都不去画了,另外倒是喜欢工笔重彩,颜色艳丽赏心悦目,下半年画了三幅花卉,每一幅都送人了,好在朋友们不嫌弃。

今天家人打电话给我说,“你嫂子给你介绍了个对象,是我们本地人,今年30岁,男方问你什么时候有空约出来见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