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生涯 7

【打工生涯】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不能成为我们将母亲绑在树上过年的理由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妈妈、本人、小妹

如果你恰巧生活在一个稍微发达一些的城市,那么将有更多的选择,免费的定位手环,专业的看护机构,社区的团体活动都将可以帮助到你的家庭。

【打工生涯】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不能成为我们将母亲绑在树上过年的理由。    儿女们离家的日子越来越近,父母的心却越来越纠紧。

2017年春节父母和我们兄妹在家门口合影照

之后,有报社记者实地采访证实,确认最近几个月的白天,老人确实被拴在树下。其儿子和儿媳称,老人疑患老年痴呆症,此前未拴时,经常跑出去后走失,因此才给老人捆绑在树上。

   
每次回去,见父母老了许多,心里感触良多。他们没过去那么硬朗了,走路快不起来了,重东西拿不动了,神采也弱了。看到他们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真叫人心酸。那时就想,要是永远不离开家、天天陪在他们身边该有多好!然而,呆不了几天,又得离开。

我为自己快乐着,我和弟妹、以及我们的孩子们都有一个幸福的家,那就是生养我们的地方,有父母为我们守候着一个幸福的家!

没时间照顾 不是粗暴对待的理由

  其实,人生就是一个过程,总是在施予与接受之间、爱与被爱之中轮回。有谁不想让这个过程精彩万分,而不是苍白无力呢?父母在,家乡叫老家;父母不在了,它只能叫故乡。因此,想爱,要趁早;不想失去,也要趁早,拥有胜过一切。当然,这种爱包括对家人的亲情之爱,也包括对朋友的友情之爱。因为人是群居动物,当你感到苦闷徬徨、忧伤优虑、急需帮助的话,除了亲人,还有身边的朋友。在你最落魄困苦的时候,那个一直陪你到最后、哪怕什么也不说的人,才是最真的朋友。

少时的家,我和弟妹们常打打闹闹、无忧无虑的在一起玩,一起上学放学,一起上树摘枣,下河摸鱼,一起捉迷藏。而如今的我们东南西北,天各一方,但每年的春节前后,我们都会走进同一个家。

【打工生涯】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不能成为我们将母亲绑在树上过年的理由。如果家人粗暴、冷漠的对待他们,他们一样会感受到难过、悲伤、沮丧,只不过或许他们无法准确的表达出来,并不是他们不在乎。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我虽是奔五之人,也是做奶奶级的人了,可我在父母眼里还是孩子,虽在异乡,但如同父母手中放飞的风筝,那根线一直牵在父母手中。每次回家乡时,长途车基本上是晚上九十点钟到车站,无论是春夏秋冬的日子,我的老父亲总是早早的等侯在离家一公里的车站,等我下车。将我的行李拿到她的自行车后座上,老父亲推着车子,我跟在后面,我们父女一路上交谈着,而老母亲则在家,早早地打开了大门外的门灯,烧了一锅老母鸡米面汤。进门那一刻,母亲的第一句话就是:“儿呀,乘长途车头晕吧,快点去洗脸,吃饭。”当母亲盛来一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鸡汤面时,我幸福得眼里含满了泪花,我又一次回到了儿时的模样。

【打工生涯】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不能成为我们将母亲绑在树上过年的理由。消息发布后很多住在附近的网友前去探望,还有人给老人买了蛋糕、香蕉等食品,拿给老人的时候,老人吃的非常着急。

  城市里没有母亲纳了千层的鞋底

远在异乡的我虽然也有自己的家,可我一直把它当作我人生的驿站,心里念的还是生养自己的家,有父母在的家,才是我灵魂安放的地方。

很多人认为失智老人“痴呆”了,就是傻了嘛,思维浑浑噩噩,什么也不知道,只要为了容易照顾,人没有事,那么就不用像对待正常人一样考虑她的感受了。

   
小时候,我们每天都是结伴步行上学,没有大人接送,也没有各种补课班。一个老师往往身兼几职,既教语文也教数学,外加自然课(小学教育中一门重要的科学启蒙课程),留的作业就是几道计算题,再把生字生词写5遍。那时候,每天都有体育课,名字极其形象,叫“活动课”,大家要么在操场上玩,要么就是跑到田间地头抓蛐蛐、采蘑菇、荡秋千……

打工生涯 1

令人欣慰的是,在最新的追踪报道中,当地政府和派出所已经介入,老人的锁链已经被解开并带回家中洗了澡。然而,如何仅依靠媒体与公众的压力或许只能解开老人身上的锁链,如何解开心头的那把锁才是子女们需要去考虑的。

  沿着原先的脚印

打工生涯 2

我们相信对于失智老人,问题永远不是无法解决,而在于亲人愿意为之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有多少。或许子女可以花上几个小时循循诱导让老人不再捡拾垃圾,也可以选择用一分钟购买一把铁锁将老人锁在树上,但你还记得当初母亲用了多少时间和耐心手把手教会你拿筷子和系鞋带的吗?

    (二)我们皆因爱与生,因希望而活着

又是一年快过去了,临近春节还有十多天,刚才电话回家,听老母亲说,说我老父亲今天早晨在集市上,买了二千多元钱菜子湖里的青鱼,又把家里吃米糠养大的猪杀了,做腊肉,分给我们兄妹几个。二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心里念的,想的还是我们。而远在异乡的我们,亏对父母养育之恩。

打工生涯 3

   
人生短暂,岁月无情,什么也无法替代感情!父母是一座山,哪怕你已经五六十岁了,在他们眼里,你永远是个孩子;父母是一个依靠,他们在,家就在。一旦他们不在了,家的概念就会变样,亲戚们相互走动或逢年过节围坐在一起的时光会日渐稀疏,纵然是兄弟姐妹,能够聚在一起的时候也同样会少许多;父母是一个寄托,他们不在世了,儿孙们想去爷爷奶奶家,或者姥姥姥爷家的愿望,也只是想想而己。

生我养我的小山村

在上面提到的新闻中,面对记者的采访,老人的儿子曾辩解说:

  爱不需要多少承诺,默默呵护就行。山不解释自己的高度,并不影响它耸立云端;海不解释自己的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大地不解释自己的厚度,但谁又能取代她生为万物之本的地位。家就是我们的根,需要我们维护和珍爱它;作为子女,需要上敬父母、下育儿女,承担起上苍赋予生命的意义与责任。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孝顺、善良、担当,这三项是人生的硬杠杠,我们要做一个事业有担当、生活有情趣、家庭有责任的人。

我在电话里回妈妈说“妈妈,不想吃鱼肉了,只想我能回到小时候该有多好,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只想当回放牛娃,没有尘世里纷争与复杂,没有世俗的势利与世故!”妈妈说“孩子,累了,就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吧,家永远是你避风的地方”听完妈妈的话,一股暖意涌上心房,说“妈妈,年底工作忙,过完春节,我就回家。”

工作很忙,养活5口人压力很大,母亲还容易走丢,看起来多么充分的理由啊,但是仔细想想,难道将母亲栓在树上就是唯一的选择了吗?

   
记得小时候,家里没有什么好吃的,主食就是玉米面窝窝头、莜面、二莜面(高粱面和莜面掺合)、土豆。晚上放学回来,大人们还在地里忙,自己和弟弟妹妹就用盐汤拌中午剩下的冷莜面,或者二莜面来充饥,加点醋、酱油、辣椒油,到院子里拽几根香菜,切碎撒入,就算得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冬天玉米面压制的面条,因丝丝金黄、有点发硬发涩,俗称钢丝面,这也是极为诱人的。虽然离家这么多年,我还是惦记着这几样东西。估计我们的胃从小就习惯了这些杂粮面,如今的大鱼大肉反而让它不适。

打工生涯 4

显然不是,因为即使工作再忙,这对夫妻也并没有选择将孩子栓在树上。容易走丢,随意大小便,听起来的确非常棘手,但我们童年时代难道不是这样吗?并没有见哪家的父母为了工作就把孩子锁在树上啊?起码可以让老人在家,临时出去时候托人看护或把门锁上。

  有一条路,也许你一年只走一次,却再熟悉不过;有一个地方,也许比不上城市热闹繁华,却从不寂寞。无论你走多远,心里都有一条线在牵着,那就是家和归家的路。

而我的两个女儿,也是把她们外公外婆的家当作幸福的家,每年她们回家乡,第一站就是去我的父母的家。女儿常说。回到外公、外婆的家,就能寻到有烟火味的地方。

换位思考一下,当今天屋里的孩子们看到他们的奶奶是被这样对待,当有一天他们长大你们老去,被绑在树上是否会换成你们?

   
不必悲伤,不必流泪,我们原本因爱与生,因希望而活着,勇敢地走过去,前面就会有更好的风景。看,奶奶正在远方微笑,身边围坐着的都是那些故去的熟悉乡邻。“圪踏踏”的魅力仍然在天堂里延续,那些迷人的故事随着敕勒川的琴声远远流淌,“没有咖啡的露天咖啡厅”再次响起生命的欢歌。

世上的路有千条万条,条条大道都通向远方,而只有家乡的那条小路最幸福、悠长,那里是我童年、少年、青年时走过无数次的路,承载着父母、兄妹、乡情的路,那条小路是父母站在路口目送我去远方的路,又是父母站在路口迎我回家的路。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这世上最无私的爱,不求回报的爱,是父母之爱,年龄再大,在父母眼中永远是孩子,自己还能找回那儿时的矫情。

日前,四川某地的一则新闻在微博上被大家广泛讨论。四川某镇上,当地一名80多岁的老奶奶被家人用铁链拴在屋外的树下,甚至在春节期间也是如此,十分可怜。网友不禁发问,80多岁老人冬天拴树上,子女们如何能够忍心?

   
那年回家,发现村里还有一个更大的变化。听说在村小学读书的孩子只有7个,我的心不禁一颤,难道孩子们都辍了学?后来才打听到原因。如今,村里的生活状况越来越好,很多家庭要么到城里买房,要么租房,孩子从小就被送进城读书,留在村里的大多是外来工的孩子们。城市的教育、医疗、生活等各方面都好,农村确实比不上。欣慰之余,却又感到有些不舍。童年是人生中最美的一段时光,也许乡下与旷野,才更会令人生出天性中的那份童真与质朴来。孩子们一旦走进城市的繁华,就意味着远离了旷野的宁静,他们与大自然亲近的机会越来越少。

而对于很多轻度失智的老人,他们几乎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只是记不清很多事情,或走的比较远的容易迷路,就像我们中的有些人天生不容易记住别人名字或者不擅长某些技能一样。

   
每当我与女儿谈起这些往事时,她总是睁大双眼,像听童话一样问这问那么。其实,我心里最清楚,她对我们小时候的那份自由、嬉逐、欢腾、原野充满了向往与渴求。现在的孩子们生活在城市里,远没有农村孩子对大自然的理解深刻,可能是他们从小就生活在城里、被隔在了砖头水泥墙内的原故,什么花呀草呀、庄稼的,一个也不认识,这不能怪孩子。

其实,失智老人只是大脑的部分机能出现了问题,大多数的失智老人仍和普通人一样具有各种感觉和感情。他们一样会生气,会高兴,会沮丧或痛苦,只不过可能因为语言无法表达出来,或者因为疾病的影响感情的表达出现偏差或情感的自控力变差。

 
记得7年前春节回家那次,我执意想看看儿时的学校,找一找童年的感觉。于是,大冷天里,带着10多岁的小女儿特意跑到了村头的小学校,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人感慨万千。儿时不经意间种下的小树,已如我们一样长大又要慢慢变老。除此以外,整个学校焕然一新,低矮松软的小土房被坚实的砖房取代。校园整洁开敞,没有了烂泥巴,操场围也起了校墙,四周不再是过去由小树林和农田天然筑起的围墙。冬天的阳光照到雪白的墙面上,那抹耀白却刺痛了我的双眼,过去的往事仿佛就在眼前……

看到老人这样的际遇,相信大家都会感到怜悯和对老人子女的气愤,在这里我们不从道德上对这种做法进行讨论,仅从如何更加合理的照顾失智症亲人上评论一二。

   
过年团圆本是喜事,母亲却禁不住落了泪:“再过3天,你们就要回去上班……工作上要认真负责,千万不要出问题……今年特意多杀了几只羊……说实话,我和你爸还能够吃多少……”

失智 并不是失去所有感情

  聚成伞的模样

打工生涯 5

  (小品文 高平)

“我一个人在外面打工,养活一家5口人。平时都是妻子在家照顾母亲和孩子。最近几年,母亲头脑不清醒,医生说可能患有老年痴呆症。此前未拴住时,母亲经常独自一人跑出去走失,还会捡拾垃圾。” “并不是我们不管,我们也没饿到她”。

   
话虽如此,我还是真心祝福那些入城的孩子们,包括仍然在村小学读书的外来工的孩子们,都能由纤弱的幼苗长成一颗一颗参天大树。

春节过去,大家都开始忙碌的准备新的一年工作了。然而,最近微博上热议的一条新闻却给大家的年后心情添了点堵。

    “我知道,可是我太忙,再说你嫂子……,
再说爸妈来住不会自在,在你那儿不是挺好吗?需要钱,你就吱声。”

打工生涯 6

   
那时候,虽然苦些,但我们过得很充实,有激情,或者说是豪情满怀,觉得自己也可以和大人们一样,做一些有意义的“大事”。记得有几年内蒙古西部大旱,学校要求署期上交一些诸如车牵子等耐旱易生植物的草籽。每人至少3斤,据说是准备让飞机统一向荒野和沙地喷撒这些种子。为国分忧,为家乡添彩,对我们这些戴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们来说,是多么令人骄傲的大事呀!只交3斤草籽,怎么能够?

好了,聊过了稍显沉重的话题,希望能轻松下的请看今天的另一篇文章《希望孩子们都能这样善良
接受父母朴实而沉甸甸的爱》
,来看看返乡的列成上,孩子们都带着父母临别时候塞满了什么样奇葩而充满爱的礼物。

   
不一会儿,落日的金晖处处闪耀起来,那个时候,水塘里便蛙声一片,随之,牧归的牛羊也跚跚而来,悠闲地品尝着水塘里的那份甘甜。

  对远离故土的人来说,家乡永远是心中的归途,亲人永远是割舍不断的思念,童年永远是抹不去的记忆。多少次,我在梦中回到了向日葵日的金花在田畔摇曳的世界,回到了那熟悉的瓜房。梦醒之后,发现自己早已在工作地安家20多年。如今,我最大的愿望是与父母多在一起。可实际上,自从工作后,真正与老人团聚一堂的日子少的可怜,充其量不过30次。

  太阳从西边升起,

   
时间过的飞快。不知不觉,我离开家乡读书工作己经28年了,如果算上高中在外面的几年,差不多30年了。其实,30年来,心里感觉一直在回不去的故乡里流浪,时不时的萦绕在逝去的回忆里。因为时光总是义无反顾的前行,根本不照顾我们的情绪。面对这种无奈,我们唯有一边追随永不回头的时光前行,一边自己回头想想曾经走过的路,还有路上那些记忆中的风景。

   
大自然永远是满足孩子们好奇心的乐土。有时候,体育老师还领着我们跑到2公里的旷野抓大蝈蝈、采野果子,教我们如何用小柳枝作画,远处巍峨蔚蓝的阴山就是背景,溪流边那片温润细软的河滩沙地就是我们天然的画纸。偶尔,还会有模有样地帮农民伯伯们干干活儿。

  走过红灯绿灯,走过车流人流

  脚下始终是路,路的尽头在哪里

  谨以此文

  其实,除了逢年过节,大家平日里可以多给父母、亲人、身边的朋友打打电话、发发短信、聊聊微信。只要有机会,经常见见面、谈谈心、叙叙旧、回忆回忆过去,说说那些过去的故事,有酒有茶也好,喝点白开水也罢……

   
多少次,我在梦中回到了村头的小树林,向着太阳奔跑,向着青草地奔跑,踏着童年的脚印,只为寻找那逝去的年华与生命的意义。

  献给那位刚刚失去父爱的同学

   
在记忆中,奶奶从来就闲不住。她的身体非常好,从来就没有穿过厚棉衣,那件缝缝补补的蓝布衣常年不离身,冬天也要整天开窗。她虽然是旧式的裹脚老人,毎天下午都要踮着小脚,把整个大院子清扫一遍,几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大家都劝她几天清扫一次就行。她说,“干净了住着舒服,院子里乱糟糟的会让人笑话,说我们家过日子邋遢。那样,有哪个年轻姑娘会愿意嫁过来做媳妇儿?”

   
每逢乡邻们下田干活儿前,总要先到奶奶的“圪踏踏”上坐坐,乘乘凉,说说话。有这个欢乐无比的大水塘,让“圪踏踏”上的光阴平添了一份难得的风景。卖爆玉米花、高粱米花的生意人开张了,卖果干的外乡人也来了。随着嘭的一声响,铁丝网袋里蹦出淡黄色的爆米花,一堆堆一簇簇,油汪汪香喷喷,引的水里玩累的孩子们不顾身上的泥水,着急奔上岸来。当时,爆米花大部分是用粗粮爆出来的,当然也有用小麦加点糖精,爆麦粒花的,那可是最奢侈贵重的美味了。爆米花和果干都不用现金来买,都是拿自家的细粮来换。不一会儿,我们这些获得大人批准的孩子便跑回家,用小铝盆端出一盆一盆的麦粒来,咚咚跑来时的那个满心欢喜劲儿,甭提也能看出来。

   
那时候,我家房后有一个开阔的大水塘(如今已被填平,盖了房子)。大人们在“圪踏踏”上乘凉聊天,孩子们就到水塘里快腾。那里是天堂,下水游泳、抓鱼、打水仗、在水边用夹子打鸟,自然是少不了节目。水塘里有鱼有蛙,水鸟成群。那些长腿的、红嘴的,尾巴一闪一闪的水鸟举步优雅,啾啾闪跳,色彩越艳丽就越机灵。没等你接近,它们就轻轻巧巧地绕飞到更远的水边。午后的水面暖暖的,到处是仰天躺着晒太阳的翻车车(学名鲎虫),弄得水面红通通一片,还有小蝌蚪黑黝黝地聚堆游动。这两样小东西,小鸡小鸭最爱吃。

  无论闯出一番怎样的天地

   
“长子怎么着,长子就应该处处吃亏吗?我不是早说过嘛,让爸妈轮流住我们三家,实在不行先送养老院,费用三家平摊,可是你们又不同意;什么老人还没到那个份,老三条件不好,出不起那个钱,都是你们有理……”看来,这位哥哥扬言出钱可以,唯独来自己家不成,找出百般理由不想管老人。

打工生涯 7

  今年的春节又要到了,这次我提前两个月就定好了回老家的票。在此,祝福几天刚刚前失去父亲的那位同学能够从悲痛中尽快走出来;愿2年前那个隆冬腊月、突然失去母爱的朋友今年回家时,能稍去我对那位老父亲的祝福。同时,也希望身边的好友、普天下的远离故土之人都回家看看。其实,回去吃什么、喝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多多和家人在一起陪伴最重要。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走出大山的路

  曾经满是补丁,而今西装革履

   
老人就是我们的福祉。我的奶奶活了97岁,属于典型的自然老死而不是病死的长寿老人。她的姐姐92岁时辞世,我的爷爷82岁那年离开了我们。因此,村里人都说我家祖辈上积了大德。

   
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对任何背井离乡的人来说,无论你闯出一番什么天地,原乡情结是永远抹不去的。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

  还有那没有香气的蒲公英

 
 大校军官刘声东说的情真意切:“苦日子过完了,妈妈却老了;好日子开始了,妈妈却走了,这就是我苦命的妈妈。妈妈健在时,我远游了;我回来时,妈妈却远走了,这就是你不孝的儿子。再没人催我回家过年了,才感到我被可有可无了……”。看过这些感人肺腑的文字,您会有什么感想?